{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我 哥 娘和婶子

 14岁的我赤裸裸压在娘30的身子上,竟是正好相配,由于娘的密穴口满是她的淫水和哥的精液,我的肉棒竟不知不觉已滑进了她小蜜孔!龟头被阴道内肉跌子刮的一阵从未有过的舒服,我意识到已在同娘交媾了!我的肉棒极粗,娘虽未觉得痛,但仍忍不住闷叫一声,肉茎表皮紧紧擦搓着淫穴的粘膜,插到了底,龟头顶在子宫口上,..

我和妈妈的封闭生活

 我们都没有什麽朋友,也没人会来串门,所以我基本就一条内裤在房子里走来走去。妈妈除非出门买东西,一般也就一套睡衣,里面也常常不穿胸罩,我们都觉得很自然。妈妈帮我洗澡时也大方了许多,我浑身都被妈妈摸了不知道多少遍。我如果想射,妈妈也会帮我用手撸出来,但她会严格规定,过多久才可以射一次。  时间过了两..

她们和弟弟

 认识这个小少妇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N年前的一个燥热的夜晚,小狼欲望强烈,难以入眠,夜深人静寻思看看玩玩某信的漂流瓶,看看能不能找点刺激。事实证明,深更半夜难以入眠的不仅有色狼,同样还有逼痒难耐的骚妇。  我洗澡的时候,弟弟进来了怎么办?诶我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啊,一下子引起了小狼的注意,果断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