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沐雪仙子玉洁冰清
沐雪仙子玉洁冰清
 韩萧背靠着石壁,昏迷不醒,沐雪赶紧给他检查了一遍身体状况。见他浑身冰凉,气息微弱,脸色苍白,体内真气乱窜,乃是内伤极其严重之兆。

  沐雪心中甚是着急,当即就将韩萧移至柔软的草垫上,自己端坐在其身后,双掌抵于韩萧背上,对他进行运功疗伤。沐雪的内功极其深厚,虽然韩萧内伤严重,但凭借着绝强内力的疏导和调理,应该可以令韩萧快速恢复。

  然而当沐雪的内力进入到韩萧体内时,竟引起了强烈的抵触,沐雪担心损伤到韩萧,只得缓缓输入内力,在输入小半个时辰后,韩萧体内的真气猛烈的乱窜起来,整个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着。

  「噗!」突然,韩萧猛吐出一大口鲜血。

  「萧哥哥,你怎么了,别吓雪儿!」沐雪见韩萧吐出大口鲜血,赶紧俯上身去,将韩萧搂住,深怕他有什么意外,急的泪水在一双美目中直打转,显然是吓坏了。

  本想替韩萧运功疗伤,助他尽快恢复伤势,没想到反而还令其伤势加重,沐雪深深的自责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陆公子,你可有办法救治?」

  惘然无措中,沐雪只能向旁边的陆平求助,希望他能有好办法。

  「这……陆平有个问题,想先跟沐雪姑娘确认一下。」陆平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听陆平如此说来,沐雪以为他有什么好方法,仿佛看到了希望,于是果断的就回答道。「陆公子,你请说,沐雪必知无不言。」「沐雪姑娘可是……玄阴之体?」

  陆平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沐雪的答复,这个问题他自己也迫切想要确认。

  「这……跟医治萧哥哥有何关系?」

  当听到玄阴之体时,沐雪本能的谨慎了起来,多年前沐雪便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而且修炼寒月玄功的速度更是快到惊人。师傅冷凝月多次告诫过她,不可在外人面前透露自己是玄阴体,眼下陆平为何会有此一问,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沐雪姑娘别误会,先前替你疗伤之时,就发觉姑娘体内有一股寒气。由于陆平亦是天生的特殊体质『六阳之体』,故而对于特殊的体质能够稍稍感知。只是这种体质百年难遇,我也就未曾多想,眼下见沐雪姑娘在给这位大哥疗伤之时,似乎也产生了排斥,所以才有此一问。」

  「那……若是玄阴体,就没办法替萧哥哥疗伤了吗?」沐雪听完陆平所言后,更加着急。

  「玄阴体是极寒的体质,其本人的内力亦是极寒的,故而常人难以承受,更何况剑客大哥还身受严重内伤,就更加承受不住了。」陆平一本正经的说着。

  「先前听陆公子所言,你亦是特殊体质,不知有何区别?」沐雪追问道。

  「我天生就是六阳体,属于极阳体质,身上内力亦是极阳,常人难以承受。

  更因此导致我六脉堵塞,从小在武学上就弱于常人,内功的提升更是异常缓慢。」

  陆平说着说着,脸上就露出淡淡的失落。

  沐雪见自己触及到了陆平的伤心事,本想出言安慰,但此刻还有更紧迫的事情需要解决,也就无心再安慰他了。

  见陆平也无办法,沐雪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要带萧哥哥回寒月宫,师傅她一定会有办法的。」沐雪心知寒月宫向来是不留男子的,但此刻已无其它办法。而师傅她本领通天,只要求求师傅,让师傅出手救治,那萧哥哥就一定会没事的。想到这里,沐雪就准备带着韩萧回寒月宫。

  「噗!」

  就在这时,韩萧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已经完全苍白,毫无血色,气息也更微弱了。

  「沐雪姑娘!不妙……来不及了。剑客大哥体内残留着一股寒气,正在加重他的伤势。恐怕再过两个时辰就要……回天乏术了。」陆平第一时间查看了韩萧的伤势,而后一脸忧虑的说道。

  「这……这可怎么办,我即便全力施展轻功,最快也需要五个时辰才能赶回寒月宫。」沐雪听完陆平所言后,也查看了一下韩萧的伤势,果然更加严重了。

  「萧哥哥,都是雪儿不好,是雪儿害了你……」沐雪忍不住的哽咽起来,晶莹的泪水已经打湿了倾城的脸颊,她紧紧搂抱着怀中的男子,生怕他会突然消失,整整等寻了十年,她实在无法承受再次分离的痛苦,而且这次可能是……永别。

  「沐雪姑娘,其实……也不是毫无办法。」

  陆平见沐雪为了这个青年剑客,竟如此伤心。他虽有一丝动容,但更多的是嫉妒和恨意。犹豫了片刻后,他说出了一个在心中刚刚酝酿起来的计划……「陆公子,你有何办法?」沐雪抬头看向陆平,急切问道。

  「此方法对于沐雪姑娘而言,会牺牲……很大。」陆平支支吾吾的说出。

  「陆公子还请快快告知,沐雪愿意牺牲……任何代价!」沐雪一脸坚定的说道。

  此刻,对沐雪而言只要能救治好韩萧,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陆平曾看过不少关于特殊体质的古书,书中记载,玄阴体可通过与极阳体的交融,以达到阴阳平衡的状态,这样就能与常人体质非常接近了。」「陆公子的意思是,只要沐雪体质达到阴阳平衡,就可以救治萧哥哥吗?」沐雪仿佛看到了希望,虽然心中隐隐觉得事情必然没有这么简单。

  「古书上确实如此记载。」

  「只是如何寻找极阳体?又如何……交融?」沐雪此时已然猜到了一些什么,微微低头轻问道。

  「陆平的六阳之体亦属于极阳体,至于交融,则需通过男女……交合……」陆平支支吾吾的说完后,随即又说道:「只是此法,对沐雪姑娘而言,牺牲甚大。陆平心中虽对沐雪姑娘亦有……爱慕之情,但却万万不能乘人之危,玷污了沐雪姑娘的清白。」

  「啊?这……难道就再无其它方法了吗?」沐雪听完陆平所言,亦是难以接受,女孩的清白往往比生命更重要。

  陆平叹息一声

  ,摇了摇头。

  看着怀中脸色苍白,气息微弱的韩萧。沐雪顿了片刻,思绪万千,随后紧咬皓齿,玉手握成拳,似乎下了某个异常艰难的决定。

  「请陆公子……帮忙,沐雪愿意。」本想说男女交合之事,可无论如何她也说不了口,即便如此,当说出这个决定时,亦如举起万斤重担,耗尽了沐雪全身的气力。

  「沐雪姑娘,这……万万不可呀!」陆平满脸震惊的劝说着。

  「陆公子,沐雪心意已决,还请成全。」此刻的沐雪一脸决绝。

  「那……好吧,陆平只能得罪了。事后,我自当以死谢罪。」陆平凛然说道。

  「陆公子不必如此,这是沐雪自己的决定,不怪他人。」沐雪此刻已无心情多言。

  虽然沐雪已经下定决心,但还是无法当着韩萧的面做那事。于是两人寻了一处能够遮挡住视线的角落,陆平倒也体贴,在地上铺了一层稻草,然后脱下自己的外衣,垫在上面。

  「沐雪姑娘……可以躺下了。」

  由于沐雪仍是纯洁的处子之身,这方面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经验,此事只好依着陆平,当然陆平也会稍稍收敛,以免破坏了在佳人心中良好的形象。

  待沐雪躺平后,看着佳人美妙动人的身姿,那绝世的容颜,挺翘的双峰,纤细的素腰,笔直的双腿。陆平深呼吸了一口气,稳住内心的激动。「哈哈哈……这么快就有机会可以光明正大的玩了,而且还能插进去玩,仙子的处子之身马上就是我陆平的了。陆平啊陆平,你可真聪明,嘿嘿嘿……」沐雪此刻一双美目紧闭着,俏脸泛红,浑身微微颤抖,在无比紧张的心情下,心跳加速,胸口那对傲人的双峰剧烈起伏着,看的陆平口干舌燥,直咽口水。

  片刻后,沐雪腰间的丝带已然解开,那淡紫色外衫凌乱的敞开着,白色薄衫下的粉色肚兜若隐若现,一股处子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陆平的两只大手捏住白色薄衫的边缘,只需轻轻扯开,就能看到仙子最贴身的肚兜。

  「啊!陆公子!」突然沐雪睁开双眼,惊叫了一声。

  听到沐雪的惊叫声后,陆平才清醒过来,随即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失态行为,由于太过兴奋和激动,一时失控,差点就将沐雪里外的衣服全脱光了。

  「沐雪姑娘,是陆平失态了,实在该死……」陆平急忙解释道歉。

  「陆公子,那个……交融,应该不需要脱衣服的吧?」沐雪满脸羞红的轻声问道。

  「嗯嗯,确实如此,多谢沐雪姑娘提醒。」陆平急忙点头应答。

  「那陆公子,你……继续吧。」

  「沐雪姑娘,我,我先脱一下裤子。」

  「啊?那我闭上眼睛吧。」

  听到陆平要脱裤子,吓的沐雪赶紧闭上双眼,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又说道:

  「陆公子,要不,我们用丝巾遮住各自的眼睛,你看可以吗?」陆平也没想到沐雪会突然提出这种要求,在男女交欢的过程中,却看不见仙子的芳容,岂不是很遗憾?只是又不便拒绝,只得同意,后续再想对策吧。

  一会儿后,两人已经用丝巾各自遮住了眼睛,这下沐雪稍稍心安,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裤子褪到小腿处,陆平的肉棒已然暴露在外,此时如果沐雪看见了一定会惊呆,那根肉棒无比巨大的怒挺着,尺寸之大当世罕见,哪怕是淫娃荡妇见了也要畏惧三分。

  此刻的陆平反而暗暗庆幸,幸好遮住了眼睛,不然被沐雪看到自己这副模样,怕是要形象受损,还以为我陆平是个好色之徒。

  只是,遮着了眼睛后完全看不到了。陆平跪在沐雪的玉腿旁,一只手伸进裙摆内往前摸索,触碰到玉腿的瞬间,沐雪不禁的颤抖了一下,稍稍停顿后,那只手继续前行,很快便摸到了两条玉腿的根部。

  「啊!」

  沐雪惊喊了一声,同时玉腿紧紧夹住那只大手,生怕它再继续前行。

  当被玉腿夹住的瞬间,温暖柔滑的触感自手心手背直达大脑,陆平心中不禁暗爽,一股淫欲涌上心头,恨不得马上掰开仙子的双腿直插而入。

  稍稍冷静后,手指在两腿之间弹了一下,似乎在提醒沐雪放松点。果然,沐雪心领神会,双腿微微张开。陆平见状也不墨迹了,迅速而又温柔的将沐雪的亵裤褪下,一直褪到脚腕,最后完全脱离。

  亵裤的余温仍未消散,上面还残留着仙子私密处的芳香。陆平将亵裤放于鼻尖使劲嗅了嗅,不由得心神一荡「好香呀……真好闻……果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啊,连蜜穴的气味都这么与众不同,哈哈……今天你就是我的了。」陆平一脸痴醉的嗅了好一阵子。

  「陆公子?」沐雪觉察到陆平褪下她的亵裤后,迟迟没有动作,还以为他是不好意思。

  「沐雪姑娘,你,准备好了吗?陆平要……进去了。」陆平见沐雪喊他,当即清醒过来。

  「嗯!」

  沐雪轻嗯一声,俏脸绯红漫布,羞到极致。

  就在沐雪纠结着要不要主动张开双腿时,两只大手已将裙摆上移,雪白的玉腿完全显露在外,只是如此美景却无人看见。

  轻轻将玉腿抬起再掰开,伸手抚摸到一片丛林,手指稍稍下滑便是之前见过的那条缝隙,那是仙子的蜜穴,异常的柔软,当指尖轻触到蜜穴时,沐雪再次颤抖着「嗯」了一声。

  这次陆平没有理会沐雪的反应,他的肉棒已经硬如钢铁,充血膨胀到不行了,再不泄泄火怕是要憋死。

  当肉棒顶在仙子蜜穴口时,却发现肉棒太粗,蜜穴太小,完全插不进去。尝试了几次,只要稍稍用力,沐雪就喊疼,这下可把陆平急坏了,他已经快憋不住了。

  突然沐雪感到自己的双腿被两只手用力往两侧按压着,已快触及到地面,致使她的玉腿以曲起状一字张开,这种极其屈辱的姿势,令沐雪羞愧不已。

  更令她疑惑的是,自己的私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搅动,湿湿的滑滑的,时而吸吮,时而舔弄,就好像是……人的舌头!

  「啊!陆公子,你这是?」

  沐雪一想到有根舌头在舔弄她的私处,惊吓不已,当即大喊一声,叫住了陆平。

  正在埋头舔弄的陆平,听见叫喊声后,停止了舔弄:「沐雪姑娘,请别见怪,你这里太过干涩,我的那个实在进不去,又怕弄疼了沐雪姑娘,所以才不得不……用舌头帮那里湿润。」

  「可是……好吧。」

  这种难以想象的羞耻行为,沐雪是发自内心的强烈抵触,只是刚才插入时确实疼痛难耐,眼看着已过去了大半个时辰,若是再拖延下去,萧哥哥可就凶多吉少了,只好强忍住同意了。

  见沐雪终于同意,陆平立即又低头舔弄起来,这次舔弄的更深,频率加快,力度也更猛,配合着嘴巴不断的吸吮着。

  「嗯……嗯……」

  那种时冷时热,又有些瘙痒的感觉,令沐雪忍不住轻吟了几声。

  感觉已经湿润了,舌头离开蜜穴,再次将肉棒顶在穴口,轻轻用力,肉棒的前端终于进去了一截,穴口也被撑大了一圈。

  「啊!啊!疼!」

  当陆平再次用力,准备全部插入时,沐雪再次喊疼。

  「沐雪姑娘,你那里……实在太小了,所以会有些疼,还请忍忍。」见沐雪咬着牙未吭声,陆平又是用力一挺,他已经忍不住了,这次非插入不可。「咦,那是……处女膜?哈哈,我已经顶到仙子的处女膜了。沐雪,你的第一次是属于我的,将来,你的一切都会属于我……」陆平心中狂喜,再次全力往前挺送,蜜穴被撑大到极限,仿佛随时会被撕裂,就连那毫无赘肉的平坦小腹也微微鼓起。

  「啊!!!」

  沐雪疼的紧紧抓住身下的衣物,如果此时揭开丝巾,就能看到那双秀目已满是泪水。

  当肉棒缓缓退出之际,一抹殷红滴落而下,染红了美臀下的裙摆……「对不起,萧哥哥……」

  眼部的丝巾已完全湿透,此刻疼的不仅仅是肉体,更是内心。

  「啊,好爽,夹得好紧。」

  这是仙子蜜穴二十年来第一次有肉棒进入,被紧紧夹住的快感,令陆平舒爽不已。尤其想到沐雪的处子红丸已被他夺走时,更是难言的得意。

  在强烈的刺激下,肉棒已在蜜穴中抽插了上百次。令陆平郁闷的是,不管他如何抽插,使出了浑身解数,身下的美人就是不吭一声。

  陆平悄悄的将丝带往上挪了一下,眼部露出一丝缝隙,他想看看沐雪现在的状态。

  见沐雪一脸淡然,就像睡着了一样。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他自信这根大肉棒可以征服任何女子,由于从小武功弱,导致他有些自卑,而身下的那根大家伙是他最大的自信。

  「哼!……你很高冷是吧?我要肏死你,肏到你大声哭,大声淫叫。」看着沐雪冷淡的俏脸,陆平双眼通红,在心中呐喊着。他不想再顾及什么形象了,他要的是征服胯下这个已经玉腿大张、蜜穴大开的高冷仙子。

  狂暴的抽插了数百次后,肉棒突然停住。

  「呃……不行了,再继续下去,我要先射了。」看着依旧一声不吭的沐雪,陆平心中又无奈又着急。

  「沐雪姑娘,你……感觉如何?」

  「陆公子,我感觉没有之前……那么疼了。」沐雪淡淡道。

  「只有当男女双方都同时高潮时,才能完成体质的交融,眼下看沐雪姑娘无任何高潮迹象,陆平甚是苦恼。」陆平无奈的说道。

  「啊?这……该如何是好?」

  沐雪自小在寒月宫长大,冰清玉洁,完全不知道做爱是什么感觉,更不清楚什么叫高潮。

  「要不然换个姿势试试?你坐在我上面。」陆平想了个注意。

  「……啊?……嗯」

  沐雪思考了片刻,隐隐感到换个姿势可能会更加羞耻,但还是同意了。她想尽快完成此事,然后救治韩萧。

  「沐雪姑娘,你双腿张开一些,然后慢慢坐下。」陆平握住自己的大肉棒,垂直对准上方佳人缓缓落下的蜜穴。

  「啊!」

  当蜜穴刚触碰到下方的肉棒时,沐雪惊叫一声,不自主的便将雪臀抬起。随即意识到自己的过激反应后,俏脸微红,再次缓缓往下坐去。

  「啊……好爽。」

  看着佳人主动坐下,用蜜穴将肉棒吞没,陆平心中爽到极致。

  那丰满的雪臀此刻就坐在他的双腿之上,柔软光滑的触感,令陆平再次淫心大起,不等沐雪反应过来,便率先往上挺送。

  「嗯……」猝不及防的挺插,令仙子轻嗯一声。

  「沐雪姑娘,你也可以一起动……」

  在陆平的指导下,沐雪借着腰部的力量,雪臀开始上下扭动起来。

  「好羞人,我……竟然主动抬臀扭腰,还用私处吞掉那个家伙。」一想到自己此刻的行为,沐雪便感到极度的羞耻,俏脸早已嫣红一片。

  两人不断的上下扭动抽送,半晌后,除了更加急促的喘息声外,沐雪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平心中难以置信,难道是因为玄阴体的缘故?没错,玄阴体是极寒体质,这可能会极大压制住性欲。而自己是六阳体,虽然六脉堵塞,但是内功是极阳的,陆平似乎想到了什么。

  「呃……嗯……」

  「刚才那是……呻吟声吗?是沐雪发出的?……我不是幻听了吧?」当即继续加大挺送的力度。

  「呃嗯……嗯……啊」无比诱人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发出,越来越清晰。

  「我这是,怎么了……这感觉……好舒服,忍不住的想叫出声……啊」沐雪难以置信的感受着身体上的变化。

  嘿嘿,果然如此,将极阳内力传输到下体时,可以极大的催发情欲。沐雪姑娘,就让我们共赴巫山云雨,好好享受这极致的乐趣吧,哈哈哈……陆平此刻的自信心骤然暴增

  「沐雪姑娘,加快速度,这样我们就能尽快完成交融了」陆平满脸微笑的催促着,他自己却坐着不动了,而让沐雪一个人在他腿上扭动。

  柳腰丰臀不断的上下起伏着,时而还会左右摇摆,仙子的蜜穴不停的将肉棒吞掉,又吐出……胸前那白色薄衫下的粉色肚兜若隐若现,挺翘的双峰跟着扭动的节奏,不住的上下弹跳,而那双峰顶端的乳尖似乎也越来越凸起,隐约已能看清。

  陆平看呆了,狂咽几下口水,撩起裙摆后,看着眼前上下起伏的雪白丰臀,那双手不听使唤的伸了过去,扶住丰满的雪臀。

  「好滑,好软,好有弹性……」手指深深的陷入臀肉之中,顺着雪臀一同上下起伏着。

  初尝情欲的美妙,沐雪沉浸在从未有过的快感中,柳腰丰臀不住的扭动着,完全停不下来,也不知道有双恶手在下面作怪,更没意识到自己此刻是多么的主动……放荡。

  「嗯……啊……啊」

  呻吟声越来越自然,越来越清澈,也越来越悠长……恶手离开了雪臀,伸向了佳人的胸口,在饱满的双峰上,轻抚,揉捏。本在上下跳跃的双峰被握住后,便再也逃不出手心了。

  片刻后,其中一只手改成手指,停留在酥胸顶端,指尖与乳头轻轻的摩擦,感受着乳头愈发的坚硬,即便有肚兜和白色薄衫隔离着,依然显眼的凸起。

  手指夹住了仙子坚硬娇嫩的乳头,不停的搓捏。由于乳峰上下剧烈的弹跳,乳头也被不断的拉扯着,蓦然间用力过猛,扯疼了佳人,沐雪大叫了一声,吓的那只恶手赶紧离开了乳尖。

  腰臀扭动的频率不断加快,蜜穴吞吐肉棒的速度亦越来越快,延绵的娇喘和呻吟声,夹杂着肉体之间啪啪啪的撞击声,响彻着整个山洞。如果此刻韩萧清醒过来,一定会目瞪口呆,再活活气死吧……

  「啊,啊……嗯嗯……啊!!」

  在急促高亢的呻吟中,一股暖流涌出,包围着肉棒,沐雪泄身了……陆平早就想射了,一直强忍着,眼下受到暖流的刺激,便再也忍不住了,他舒服的喊了一声,随即喷出阵阵精液,射击在蜜穴的最深处。

  随着两人接连泄身射精,蜜穴一阵阵抽搐着,柔软的肉壁不断地夹住那已软掉的肉棒,令肉棒再次挺起。陆平觉得还不过瘾,正想要继续挺动,却再次听到一声惊叫。

  「啊……陆公子,你的手。」

  高潮泄身之后,已然清醒过来的沐雪,感受到胸前有一只手在揉捏着她的乳房,不禁惊叫起来。

  「呃,对……对不起,沐雪姑娘,是陆平淫虫上脑,情难自控,还请见谅。」陆平自责道。

  他也是冒了一身冷汗,怎么就忘了把那只手及时收回来呢,而且还一直在那里揉捏着。

  「沐雪姑娘,陆平玷污了你的清白之身,还做出了无礼的举动,实在该死,你……杀了我吧。」陆平说完后,闭上眼睛,等着沐雪动手。

  「沐雪事先已经言明,此事是我个人的决定,绝不会怪你随即沐雪离开了陆平的身体,站起后,整理好裙摆,转过身去解下眼部的丝带,说道:

  「陆公子,请……穿好衣物。」

  「哦哦,好的。」见沐雪不怪他,心中甚是高兴,赶紧穿好裤子,解下眼部丝带。

  「沐雪姑娘,你现在感觉如何?」陆平关心的问道。

  「我感到体内有两股真气融合,阴阳已趋于平衡,多谢陆公子成全。」沐雪对着陆平微微点头,以示感谢。但陆平却觉得沐雪姑娘对他比之前还要冷淡了一些,心中极为郁闷。

  「陆公子,我的那个……裤子呢?」

  沐雪正准备去给韩萧疗伤,刚跨出去两步,便发觉下体凉飕飕的,这才想起里面没有穿亵裤,现在是光溜溜的。

  陆平一脸尴尬的捡起佳人的亵裤。

  此刻沐雪也顾不得害羞了,时间紧迫,接过亵裤后,直接当着陆平的面,借着裙摆遮挡住,抬起玉腿就穿了起来。

  看着沐雪竟毫不避讳的穿着女人最私密的亵裤,陆平当场愣住。

  ……

  沐雪端坐在韩萧身后替他运功疗伤,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时辰,韩萧的脸色也逐渐好转,这令沐雪原本紧张的心情,欣慰了不少。虽然已经很是疲惫,却仍在坚持着,她希望萧哥哥可以快些醒过来。

  而陆平则蹲在沐雪身旁,时不时的替她擦擦汗。他想让沐雪休息一下,自己顶上去替韩萧疗伤,却被沐雪一口拒绝了,或许是嫌他的内功低微,亦或许是她想亲力亲为。

  只是沐雪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陆平已经大不一样,他体内有极阴极阳两股真气,六脉不再堵塞,经过玄阴体的激发后,六脉畅通无阻,而六阳之体的全部特性也将逐渐展现出来……

  「沐雪姑娘,我出去找些水和食物。」见沐雪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天色已晚,早已饥肠辘辘的他,忍不住想要出去再找些吃的。

  见沐雪微微点头,陆平便离开了山洞,刚出洞口就一路欢快的小跑起来。

  「哈哈哈……我陆平终于走狗屎运了,今日不但玩遍了沐雪那迷人的身体,还夺走了她的处子红丸。而困扰我多年的六脉堵塞问题也一并解决了,感觉现在全身充满着磅礴的内力,并且还在持续的提升着。」兴奋过后,伸出一只手,看着手心上方出现的青色气流,陆平略有所思……当他带着水和食物回到山洞时,韩萧已经清醒,沐雪凭借着绝强的内功,令韩萧的伤势恢复了大半。

  「剑客大哥,你终于醒了。」陆平刚看到韩萧清醒时,确实吓了一跳,随即想道,「我此刻的武功也不弱了,而且看他的样子还没有完全恢复,又何必怕他。何况沐雪肯定不会说出我们之间的秘密,嘿嘿……」

  「在下韩萧,方才听雪儿所言,陆兄弟出力甚多,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需要,我韩萧必鼎力相助。」

  「韩兄客气了,陆平只是略尽绵薄之力,举手之劳罢了。况且先前在战场上亦是韩兄救我在先,就当咱俩扯平了。」陆平看韩萧跟他诚恳的道谢,内心狂笑不已「韩萧啊,韩萧,为了救你,为了让沐雪能够泄身,我可是费尽了心力,你确实应该谢我,哈哈哈……」

  沐雪看着他俩相互客套闲聊着,俏脸微微低垂,烟眉紧锁,内心更是百味杂陈,隐隐作痛……好在韩萧总算是恢复了,这对她而言,算是最好的安慰。

  由于天色已晚,加上韩萧也未完全恢复,他们三人便在山洞中住宿了一宿。

  第二日,陆平独自返回盟主府,看着清丽脱俗的沐雪,回味着昨日那犹如梦境般的疯狂,他心中虽有万般不舍,但眼下时机还未成熟,只好与他俩告别。

  「萧哥哥,你想我了吗?」

  见陆平已经走远,沐雪难得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也许,只有在萧哥哥面前,她才会展露出常人看不到的另一面。

  「这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雪儿,若再见不到雪儿,我感觉快要疯了……」韩萧深情的诉说着这些年的相思之苦,同时展开双臂,将沐雪温柔的搂在怀中。

  沐雪依偎在韩萧的怀里,感受着男人的柔情,她觉到此刻无比的幸福,轻声说道:「答应雪儿,再也不要离开雪儿了。」

  「嗯!」韩萧用力的点了点头。

  他们相互诉说起这十年的往事。原来当年在沐雪逃离后,韩萧便与那四人打了起来,毕竟年少体弱,久战之后逐渐落入下风,担心雪儿还没有跑远,于是他引着那四人往另外一个方向跑。没成想又遇见一队魔门的追兵,在绝望之际,飞来一道很厉害的剑光,片刻后追兵已死伤大半,剩下的那些见形势不妙纷纷逃跑。

  后来才知道,那道剑光的主人是个白发老翁,他自称……剑痴。

  「幸好哥哥没事,不然雪儿也只能……殉情了。」惊心动魄的听完讲述后,沐雪臻首深埋于怀中,俏脸嫣红的柔声道。

  韩萧轻抚着怀中佳人如丝般的秀发:「傻丫头,答应哥哥,任何时候都不要做傻事。」

  「嗯,雪儿已经长大,不会任性了。」说完后,臻首离开胸口,俏皮一笑百媚生。

  「雪儿,现在的你,好美!」

  看着沐雪那如绽开的白兰花般清丽动人的笑容,以及绝世倾城的容颜,韩萧不禁看痴了……

  「哼!哥哥的意思是以前的雪儿,不美咯?」沐雪嘟起小嘴,娇嗔道。

  「呃……十年的雪儿也很美,只是那时候的傻丫头还没有长开呢,而现在的雪儿却是婷婷玉立,美不胜收……」韩萧看着沐雪美丽动人的身姿,一脸笑呵呵的样子。

  「讨厌,哥哥你……变坏了。」娇嗔一声,佳人的臻首再次投入男人的怀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