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爱打麻将的骚妇
爱打麻将的骚妇
 提起小兰来我可要说下,年纪二十多,已婚。人嘛样子不错,更绝的是身材 配合着她的年龄,绝对是少年男子心目中想要占有性交的熟妇。所以每次都让我 魂销色授,暗自垂涎不已。 故此每次打麻将时,只要她在我必输无疑。 有我这样的送财童子,小兰自然是喜欢和我打麻将哦。 输钱归输钱,但每次我放她炮后都得到她那白皙温凉的小手安抚我的手背, 那轻轻一下绝对让我魂飞九宵。 由于那麻将馆的生意太红火了,所以容易招人嫉妒。最终被人想着法儿给整 掉了。 这下可苦了我这没事可做的后生,所幸天不亡我。 正当我无事逛到那以封的麻将馆时,迎面飘来熟悉的香水味道。 浓烈的香气将眼前的小兰衬托的更加诱人性感。 见到我来了,小兰毫不吝啬地对着我妩媚笑道:“小江我等你好久了。”说 着就小跑着过来,将那白藕般的手儿挂在我的手臂上。 可谓是风情万种哦,弄的我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后生,顿时恍然羞涩起来。 “哟——小江的脸红了——弟弟在想什么坏东西了。”发现我的窘态后,她越发 得意起来。 “没——没想什么。”口里虽然硬,可心里面却被那挤压在手臂的棉花团,娇 滴滴的语气弄得下身勃起。心火乱烧!顿时有种恨不得扒光她衣服的冲动。 “嘻嘻——瞧你紧张的样子——姐姐和你开玩笑的。”虽然这样说了,可她那 狡黠的眼神始终盯着我看,那桃花般的腮颊上始终留着一丝甜笑。 碰——碰——碰,我想我是完了。被她给吃定了,目前我想强自按下自己的丑态 时,可青春波动的阴茎始终无法被我的精神管束住,一直不安分的脉动着将帐篷 支起。 “小兰姐——我——这——那。” 越想镇定却越难控制情绪,话儿自然结结巴巴。 狡猾的女人把我折腾的神魂颠倒后,这才开始将她的魔爪伸出来。 “小江姐姐约好了几个朋友打麻将,三缺一呢!” 早已忘了自己姓什么的我,怎么能拒绝她呢。明知道是送钱的赌局也默默的 跟随在她那性感的屁股后面,欣赏着那丰满的两团肉的奥妙变化。 到了她的地盘,里面早已等着两个女人。一个还抱着小孩,正敞开着衣襟将 那白鼓鼓的乳房塞在婴孩的嘴里。 天——见到女人正肆无忌惮地露出乳房。我那刚白下的面皮顿时又红了起来。 见到我的窘样,小兰为首的她们了解到原因,顿时轰然大笑起来。说真的,感觉自己就像只要被恶魔宰割的羔羊了!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虽然我想摸小兰的屁股,想和那婴孩分享那包含乳汁 的乳房,瞧瞧那位圆润大腿间的神秘三角。可是在她们这样讥笑下,年少负气的 我决定闪人。 就当我转身的时候,三位放浪形骸的女人止住了那狂放的笑声。 一双软滑的手拖住我的肘部,淡淡的气息吹在我的脑后。 “小江——怎么生气了。” 虽然软玉贴身,我也没一下子放下脾气,头也没回地道:“小兰姐——我没生 气,只是想等你们笑够了再来。”说完便继续朝门外走去。 小兰见我这么认真,可真慌了,几乎用抱着来拖我,那双鼓鼓的乳房可以说 完全贴在我的手臂上了,并且她那前端硬硬的乳头形状都让我体肌触觉的一清二 楚。 被讥笑软的阴茎再次重生了,心里的欲火燃烧了。但我不再害羞了。因为我 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也许少男的羞涩我也曾经有过,但就在这前段时间 内完全消失了。 心情转变的我,坦然的让阴茎去勃起,尽情的用手臂享受着身边小兰那丰满 的乳房。 不再羞涩的我转身大胆的看着,那时张时合的女人的大腿间,粉红的内裤也 收在我的眼里。还有那将乳房暴露的女人,看见我不再躲避的眼神,竟然乖乖的 将悬起的衣襟放下,以遮掩住她那饱涨的乳房。 见我没生气了,小兰张罗开局。今天她还是选着坐我的下手。 哗啦啦——麻将已经打过一圈了。以往春风满面的小兰如今面色沉重,一副 死了家人的模样,呵呵——不用介绍大家一定知道她输了。 如今的我可不吃她那套了,无论是洗麻将的时候,她那温软的手儿怎么触碰 我,还是那嘴儿说出的诱惑我的话,都不管用了。 想吃牌,没门,想要我放炮,休想。让我神魂不在,不可能了。 喝——刚拿起牌来,我稍微一理好。阴黯的笑意令她们顿时一寒,很快她们的 猜想被我证实了,天胡啦。 小兰以往自得闲雅的模样顿时没了,换了一张普通妇女的嘴脸。 “死素贞,洗什么鬼牌。搞出庄家天胡。” 上手的妇女也不客气的回道:“你会打——刚才碰碰胡还不是你放的。” 对面的女人口里没说什么,却将麻将洗的噼里啪啦的响。 看着她们内斗,我这下可神气啦,张开喉咙喊道:“庄家天胡,一人二十块 给钱。” 今天的手气特顺,不一会儿就自摸、小七对呀,反正这把庄做了十几把。 三位漂亮性感文雅的女人,已经不再注意自己的形象了,就象三只斗疯的母 鸡一样。

  上手的女人的大腿被我拍了不知道多少下,光滑裸露的部位让我摸起来就是 爽哩。输急的她根本就没注意到我一次次借着催她出牌的机会,在她大腿上横加 肆虐。 小兰那双乳房不知道被我撞了多少次,也没听到她半句话。有听到的只有: “妈的比,什么鬼牌么,打一张来一张。”要不就是啪啪的麻将敲桌子的声音。 对面的么连孩子睡着了都不知道,那桃子般的乳房挂在外面晃来晃去的,沾 满口水乳汁的蜜桃让我尽收眼底。可怜的她只知道看着手里的牌,一脸严肃的模 样。 要是这一切让她们的老公看见,不气得吐血才怪。 小兰今天算是倒运背运了,在我几把连胡之下后,一直砌墙的手,终于离开 了城墙。温柔的拖着我的手道:“小江,姐姐和你说个事。” 对于她亲热的举动我并没有受宠若惊,淡然的问道:“怎么了?” 听到我的问话小兰的脸红一下白一下的,最后咬了下性感的嘴唇道:“姐姐 今天钱没带够,先借点行么。” 看来借钱真是很难开口的事情,特别是赌桌上。 这会两位女人瞧她眼神的鄙夷样子,好象在说没钱打什么麻将。正在她困惑 的时候,我当然慷慨相助了。 “小兰姐,200够么,不够的话——” 对于我的借钱,小兰感动的几乎要哭出来了,一面接过钱一面道:“够了, 够了。”嘿嘿,她也不想想,这钱还不是她自己的。 借钱小插曲过去后,麻将又正式开始了。 后来,上手的淑贞,对家的喂奶少妇阿香,也先后输的开始欠钱了。 最后以小兰输钱340,欠170;淑贞输430,欠220;阿香输13 0,欠600,结束在晚上11点。 奋战了一天,我终于以实赚1100,放债990大获全胜。 结束后我与垂头丧气的小兰坐上辆的士。 受伤的女人不设防,这话很有道理。上车后我的手就悄悄越过她的细腰,享 受着她那属于别人的成熟女体。 依偎几下后,年少的我情欲烧了起来,脑海里突发奇想,今天也许能真正占 有这个女人。 想到这里,我终于为计划迈出了脚步,“小兰姐,时间还早,我请你去吃夜 宵。” “不了,今天没胃口。”回了我这句话后,她扶着脑门的手放下时正好打在 我那入侵的手。 “咦!”发出一声感叹后的小兰注视着我。那眼神里模糊不定,包含着愤怒 还是—— 不管是什么,我都不在乎了。当年轻人发情的时候,哪怕是天塌下来了,也 要把情欲宣泄掉。

  对于她的注视我没半点惧怕,轻搂着她腰身的手更加用力了,满含情欲的眼 神毫不退却的迎上她那如火般的眼神。 对望几分钟后,小兰最终撇过皓首,将她那侧身而现的乳峰留在我眼前,起 伏不定。 连绵起伏的乳峰,令我不再沉默。渴望掌握住它的我再次问道:“小兰姐, 我们去哪吃宵夜。” 老练的女人听到我的问话后,沉默了会。不久后窗外霓虹灯影射下的面腮, 忽然晕红起来,红艳的嘴儿微微张开。 “我不饿,只是有点累,想洗个澡。”说完后她的便闭上了嘴。 听到她的说的话,我紧蹦的心脏放了开来。我成功了! 想起几位老大介绍的地方,于是张口就喊道:“司机麻烦你下,我们去海鹰 桑拿。”吩咐完司机后,我的手肆无忌惮的行动了。 粗犷的行为令小兰姐眉头微皱,可能我那不知轻重的捏乳令她难受了。可是 没有办法,谁见过一个初发情欲的男人对成熟的女人会是彬彬有礼么,不会的, 我绝对是只野兽。 当的士到达海鹰的时候,我的手已经将她大半个身躯给摸了个遍。 下车的时候我的手还不舍得离开她那丰满的臀部,就这样几乎是肉贴肉的搂 着这位已婚的大姐姐开了间包间浴室。 宽大的双人浴缸给我无限遐想,墙壁上的裸女图更是配合我的心境。我二话 不说,瞬时将衣服扒光,跳到凉爽的浴缸里。找好位置盯着小兰姐姐,以不错过 那一幕女人脱衣的图景。 大我十岁的小兰在我狼般期盼的眼神下,开始缓缓的解着衣扣。顺着她那美 妙轻柔的脱衣动作,外面的束缚一层层的剥落,白皙高涨的乳房映入我的眼里。 当那花边的三角裤褪到她大腿的时候,幽幽的黑森林出现时,我的心脏开始 收缩,窒息。虽然只是一片黑毛,说不清楚有什么特别,却比我那一直想为激发 性欲最高的乳房要来的更猛。 不知不觉中唾液已经滴在浴池里面了,小兰姐姐裸身走到面前,慢慢的坐了 下来。 嫣红的乳头就在眼前,她的主人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轻微的抖动着。那 晕红的脸蛋绝对不是羞涩的那种,象—— 想尽脑子也感觉不出她脸上的红霞是何物的时候,我也终于意识到自己该做 什么了。 我身子一弓,如矫健的狼扑了过去。 面前的猎物随着我的重力,往后倒着。当她的背靠住凉滑的浴缸时,我身体 已经将她完全包容,与她丰满的肉体相比我要显得瘦小,但是下身充血勃起的阴 茎,用力的顶起,碰触前端的软体。 身下的女人也因那一下的狠戳,而轻咧小嘴。香润的玉肩就在我眼前,我毫 不客气的张口咬了下去,拼命的吻咬着那白皙脉动的喉管。 随着我的狼动,丰满的女人将手臂绕在我的后背,轻轻的呢声也在她轻开的 朱唇里发出,老练的轻咛怎是我这孟浪少年能抵挡得住的。

  火热的阴茎依旧在凉爽的水里撞击着能碰触的软体,每次撞击眼前的女人总是痛苦的咧下红唇,然后露出诡秘的笑意。我不傻,我知道她在笑什么。一定是笑我找不到该进的地方,就是她与他丈夫享用的阴道么,还有她那漂亮的6岁女儿也是从那里出生的。那里是多么神秘的地方,我不会放弃的,我继续换着姿势将下身挺动着。这下出击我不再注意她的脸色,而认真的看着自己那威武的阴茎。当出击退回时发现它依然还在茂密的森林外面,并且前端有异物流出。究竟在哪里呢,一面撑扶住浴缸的我茫然的看着孤立在水中的鸡巴,面对着那片森林我该如何出手呢。正感叹号直冒的我,耳边响起悦耳的笑声。笑声是那么好听,但在我听来是那么的刺耳。我抬头望着笑得流泪的小兰,怒道:“小兰姐你有什么好笑的。”

  “嘻嘻——没笑什么——弟弟好了么——做完了姐姐要回家了!”话还没说完她的笑声又来了。

  毫无忌惮的笑对于我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兴奋剂。我重新扑了上去,这下我并不急速的耸动鸡巴,而是将阴茎慢慢的在森林里到处移动着,并且注视着小兰的表。硬挺的龟头搜索着令我麻痒的黑森林,当划过森林,就在我正失望的时候,我感觉到身下的女人身体开始哆嗦了,我马上注意起她的表情了,已经没有刚才得意的笑意,而换来的是一个大敌将来的模样。

  对了,龟头前感觉到有个嘴唇样的肉瓣正在张开。就是那里,我、她开始行动了。兰姐的双手正要前往下面阻挡的时候,我迅速捉住了,打破了她的计划。下面也以迅雷之速开始挺进了。嗯——果然是这,紧密的肉套住了艰难进发的阴茎时,兰姐高抬皓首,忍不住呻吟起来并且激烈的扭动起来。虽然一击未能全尽。但是已在腹地里,我怎能半途而废呢,于是用尽全力。终于在兰姐一声大吼“妈妈呀!”后全根进入。这就是女人的阴道么,真的可以从这生出孩子么。一面想着包裹着鸡巴的肉膜的奇妙,一面要控制身下开始翻腾的女人。她不停的扭动着,那插在里面的阴茎几次都要被甩了出来,都被我竭力的送回她体内最深处。随着兰姐无谓的挣扎,我慢慢感觉到被甩出半截阴茎后再进入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也就沉醉在这进出摩擦的快感之间。几分钟后我就能熟练的将她只能抛出半截的阴茎往外再带出半截,甚至就只留个龟头在里面,然后再送进去。然后再欣赏兰姐痛苦的表情,和那高亢的呼疼音符。她的阴道本来就挺紧的,加上所看到这幺香艳的一幕,我腰间一松,终于喷射了出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