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失恋以后上了实习女老师
失恋以后上了实习女老师
 我叫郑鸿鹏,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山沟沟里,10岁搬进了县城,小学初中高中阶段波澜不惊,一直以来成绩算不上顶尖,但也是前排。经历了流火一般的七月七,最后拿到成绩的时候有点傻眼,语文发挥极差,估计作文跑题了,反正语文只有70多分,总分差重点线一分。在和父母和老师沟通后,决定补习。补习的生活,有过这种经历的自然懂,没有这种经历的也很难描述出来,怎么说呢,枯燥与失落纠缠。当然这种心情不是今天要说的重点,在这年的补习生涯中,我经历了人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女人。她是一个实习的小学老师,她叫楚佳鹤,省内师范学院毕业,那年她23岁,那一年,我19岁。

  和佳鹤认识纯粹的是一个必然中的偶然。为什么说是必然呢?80年代国家开放过一段时间二胎,我也是这一批二胎大军中的一员,家里有个姐姐叫郑鸿雁,长我五岁;我们这一批人长大成人后,导致学生生源数量爆发式的增长,我们的县城就这一所高中,十乡八店的孩子都往这里集中,学校的宿舍已经住不开了,于是上下床的两张并在一起,都要住三个人。而我父母工作原因,我还是需要住校。当时学校的师资也跟不上了,新招了不少老师,这些老师也有住宿需求,学校未雨绸缪的在一块空地上在暑假期间盖了一个三层的小楼,一楼作为新教师宿舍,二楼作为超过重点线却选择补习的补习生宿舍,三楼作为在级生的尖子住宿生宿舍。佳鹤的叔伯哥哥(北方称呼,是父亲的兄弟的子女)是我们高中的一个主任,佳鹤实习后,她哥哥把她安排在了这个宿舍,老师的宿舍一般都是二人,佳鹤后来进来的,住进了一楼洗手间隔壁的屋子,是一个人。我住在二楼补习生宿舍,也是两个人,另外一个室友更惨,过了重点线六十多分,报考西安交大漏掉了。在这样一个不大的地方里,低头不见抬头见,过一段时间大家也就基本都脸熟了。但为什么又说是偶然呢?如果没有那天的事情,可能和佳鹤的关系,也就是到脸熟为止了。

  是一件什么事呢,还要从高三说起。高三开学的时候,班级新来的一批学生,他们是高考成绩比较差的,连补习班都进不了,要进在级班跟读,叫插班生。这批学生里面有个叫李静的女生,被分成了我的同桌。李静长得不错,说话柔声柔气。所以分到这样一个同桌我还是比较满意的。估计应了胸大无脑那句话,李静挺爱学习,但就是笨,所以会经常和我请教一些题目,我也乐得奉陪,也就很快熟稔了。后来发现李静经常会收信,大概一周一封吧,也熟悉了,于是知道了她有一个男朋友,以前和她同级不同班,现在去了南京上大学,当时刚知道的时候还是有点醋意的,那个年代可没有现在这么早熟,我们那里又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地区,不怕大家笑话,高中才算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所以懵懵懂懂的也没太当一回事。就这样继续温吞水般的相处,我帮她讲讲题目,她帮我洗洗衣服,喜欢的情绪也逐渐的滋生着,但是自己却没有很好的察觉到。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李静眼睛红红的,询问后原来他们分手了,我当时情商突然开始突破天际,让她晚上请个假,我陪她出去走走。说出去走走,其实我们那个县城也就是一个南广场可以去。离学校倒是不远,晚上也没在食堂吃饭,就带她去了南广场。

  一边走一边听李静喏喏的告诉我,她成绩本,来很差,也笨,经常问我问题,就是希望明年能考到南京去,不期望一个学校一个城市也好。可是换来的却是她男朋友狠心的抛弃。她男朋友信中说她不懂风月,和她相处就像过家家一样,想了很久,还是结束吧。说道这里,李静停下来抬起头问我,她是不是真的很笨。我说,我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他所谓过家家和风花雪月是什么意思,但是按我理解,恋爱本来就是先过家家,过好了家家才能成家。说道这里,李静眼里闪过异样的光彩。可我那时候是真的不懂女人,接下来接了一句,离开了也就是离开了,你会遇到一个愿意和你过家家的人的。她喏喏的告诉我她知道了。之后时沉默,再之后就是其他的话题。在之后的日子里,高三的课业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转眼就是七月七。高考完7月10号我们班级散伙饭,大家都喝的酩酊大醉,醉意朦胧中,李静问我,你是不是也嫌弃我笨?我说没有。她又问,那你为什么那时候鼓励我会找到一个愿意陪我过家家的?我沉默了一会说,其实我当时想说我愿意陪你过家家,怕被拒绝会尴尬。她盯着我看了一会,突然拉起我的手,说,你是不是男人,非要女孩子向你表白么?就这样我们关系算是确定了,第二天我们逛了一天,下午的时候她执意要回乡下家里帮忙干活。之后就是拿成绩报志愿,她过了二批次的录取线,报了一所外省的二本学校,在山东,我选择了补习,我们约好了明年我考到那个城市里。她继续回乡下干农活,她走的时候,她父亲送的,我没有去送她。没想到,再一次见面,已经是时隔了八年。补习之后,我们也是书信来往,周末打打电话,或者上网视频聊个天,没有现在手机短信这么方便。十月一之后的一个周末,照往常我们上网后约好打电话(都是约好个时间,用公用电话打),电话里,她的语气一直很低沉,我还天南海北的侃着,她突然说,鸿鹏,我们分手吧。我呆住了,隔了半晌,问她,为什么?她说,没有为什么,我们不合适,我们分手吧,对不起。然后传来的就是盲音。我一直往那边打电话,没人接,打了很多个,接电话的是一个男声。她离开了,我发疯似得跑到网吧,给她QQ留言,打了很多字,头像始终暗着没人回复。离开了网吧,我买了一瓶白酒,漫无目的的边喝边走,北方的十月已经有点凉了,今天格外感觉到彻骨的寒冷。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回的宿舍。进了楼道,突然感觉到天旋地转,一路歪斜的到了一楼的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冲了一下脸,胃里就像翻江倒海一样不住的呕吐。这时候洗手间进来一个人,我回头看了一样,朦胧胧的什么都看不清就晕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床上,头痛欲裂,缓缓睁开眼睛,眼前一张大大的女人脸在离我不到30公分,正俯着我看。

  「醒啦?」她说。

  「这是哪里啊?」我不好意思看她脸,偏向一边,屋子布置的很简单,床边一个小小的书桌放着个笔筒和一摞书,旁边是一个梳妆台。

  「宿舍啊。你可真给咱北方人丢脸,看醉成这个熊样。」她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咯咯的笑着,「这是一楼,你是楼上补习班的吧,我见过你。我叫楚佳鹤,对面小学的老师。」

  「嗯呐,我叫郑鸿鹏。看你有点面熟。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丢人了」我被她说的很不好意思。

  「什么丢人了?」她饶有兴致的问我。

  「喝醉了丢人呗,就像你说的,给咱北方男人丢脸了。」也不知道我当时是不是脸红,挠挠头说到。

  「那为什么喝醉呢?」她继续笑嘻嘻的看着我问。

  「那个,别说了,更丢人。」起床准备站起来,发现自己连内裤都没穿。我脸涨的通红,赶紧躺下盖上被子,「这……这……我什么都不清楚啊,对不起啊。」「小色鬼,还说什么都不清楚,昨天把你扛起来,你就开始动手动脚,现在不认账啦!」她故作生气的说道。

  「真没有,我……我不知道……对……对不起」我结结巴巴的,努力的回想昨天的事情,可是只能回忆到在洗手间回头看到个人进来,就再也记不清楚了,「那个,我会负责……」想不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突然就想到了很香艳的场景,下面也不自觉的硬了起来。

  「怎么负责啊?」她咯咯的笑着,十分有兴致的看着我,突然她脸腾的也红了起来,我顺着她的眼睛看到我下面把被子支起来一个帐篷。「乱想什么呢。你什么都没做啦,就是一直叫一个人的名字。说你是色鬼,你还真是一个色鬼。」她说着,还继续向那个帐篷撇了一眼。

  「哦。没做什么就好。」我赶紧侧过身,掩过下面的尴尬,如释重负的说了一句,但却有几分失落。「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这个真让你见笑了。」想起还没回答她问我为什么喝醉,赶紧补充了一句,也转移一下话题。「情醉不可笑,男的重情没什么不好。」她突然站起并蹲下来,在我的脸前不远,语气突然很低沉。

  「不丢人,不丢人……」我当时侧着身,避无可避,心砰砰的跳,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喝酒喝傻了吧。」她直起腰来,拿起桌子上的一串钥匙,「从你兜里拿出来的,你衣服我给洗了,让你吐得全身都是,还全是水。」她的语气包含了一丝嗔怪,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哪个是你宿舍的钥匙,我去给你找身衣服过来。」我伸手接钥匙,不经意的碰了她手一下,凉凉的,感觉把心都给冰的颤了一下,明显感觉她也顿了一下。「就是这把。」为了掩饰我的不知所措,我慌张的赶紧找出来宿舍的那把钥匙重新给她递过去。

  「等着啊。」她接过钥匙,转身走了出去。

  望着关上的门,我不由想起了李静昨天决绝的声音,一股失落又涌了上来;又想到刚才楚佳鹤那让人看不透的心思;头不禁越来越疼了。女人啊,我苦笑的摇了摇头,想不清楚索性不去想了。这时候门开了,楚佳鹤走进来往床上扔了一套我的衣服。

  「换上吧。」她说。

  「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裹在被子里,不好意思的问她。

  「切,又不是没看到过。」她转身往外面走。

  「谢谢。」她一句话搞得我尴尬无比,又联想到她帮我脱衣服的样子,刚软的下面又硬了起来。

  「我不但见过,」这时候,她突然转回身来走过来,从我的腰部掀起被子,一把抓住我刚硬起的肉棒。「我还摸过。」

  我当时就彻底的石化了,随即一股热流直冲脑门;自己都明显的能感觉到,下体明显又膨胀了几分。

  「还不承认自己是个小色鬼。」佳鹤迷离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瞅着我,手指又在我的肉棒上捏了两下,「倒是挺大的。」

  「我……我……」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手也不知道往哪里放,想推开她,可是心底里的声音告诉我不能也不愿意这么做。于是两手在被子里面狠狠的握成了拳头,慌乱无措的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呵呵,傻样。」佳鹤脸上升起了一片红霞,可是却手指并拢攥住了我的肉棒,开始撸动了起来。

  我哪里经历过这种阵势,和李静到毕业了才在一起,也就是那天借着酒劲吻了她,第二天逛街也都是发乎于情止乎礼,而且细算起来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还不到两天。佳鹤的手滑滑的凉凉的,但是一股热气却在小腹越攒越多,突然肉棒上传来一下震颤。佳鹤应该也感觉到了这丝震颤,握力加大了几分,突然加速了撸动。小腹内的热气左冲右撞,我再也忍受不住,下体喷薄而出。

  「嗯……」佳鹤也跟着闷哼,她的左手握着我的肉棒,俯身侧脸正看着我,却猝不及防被我喷出的精液射到左脸上。她慌乱间不由自主的一躲,接下来一股又射到了她的头发上。「真是个坏小子,搞的人家好脏。」她松开手站起来,脸却越来越红了,「人家要去洗洗啦。」

  「对……对不起。」我这时舒服的不得了,但是比舒服更多的却是窘迫,我彻底的失去了思考能力,什么都说不出来,张了几下嘴,蹦出了这么几个字。

  佳鹤扭身往外面走,我的眼睛飘到了她一扭一扭的屁股上,目光却再也离不开了,真圆真翘啊。随时乒的一声关门声,我反应过来,根本顾上不擦拭,慌乱不迭的穿上衣服一路小跑的跑到楼上,却发现根本没带钥匙——还在她的屋里。

  没办法,硬着头皮往楼下走。走到她的门口,隔壁洗手间哗哗的水声,她应该还没有洗完吧,我心想到这不由送了一口气,开门进去,钥匙就放在桌子上,很好找,我拿起来扭头就往外面走。

  「唉哟。」却没想到我只顾低头往外走,却迎面和佳鹤撞了一个满怀,那时候我已经1米74(后来读大学换了个水土,又长了2公分,就是我现在的身高),因为长期踢球又比较壮实,佳鹤只有1米62,而且绝对谈不上胖;她哪里撞的过我,被我直接撞的坐到了地上。

  「那个,对不起。」我越发的窘迫,根本就没想到要把她拉起来。「我回去复习功课了。」窘迫间,我突然想到了这么一个「天才」般的借口,也不等她有所反应,慌慌张张的就跑出了房间。背后恍惚间听到的一个声音「傻瓜」,这一声酥酥软软的声音让我腿一软,差点栽了个跟头。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室友没在,肯定去课堂了,他是每天早出晚归。我扑到了床上,不知道想什么,也什么都想不出来。大口的喘了几口气,翻过身来才感觉裆部黏黏的。起床脱了衣服,围上了一块大浴巾,开门准备去洗手间冲一把。

这里对宿舍楼区做一下补充说明,一楼是教工宿舍,没有分男女区域,洗手间是并排两个,整个廊道居中的位置,每个洗手间里面是冲浴的龙头;二三楼是以洗手间为界,装上了折页铁门,分开了男女区域。我刚一开门,傻眼了,楚佳左手抬起来正准备敲门,右手拎着一条内裤,原来我刚才慌乱间,内裤也没顾上穿。

  「不请进么?」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佳鹤仰着头,直直的盯着我,一抬眼眉,飘出来这么一句话。「那个,请进。」我右手把门开打了一点,往后退了一步,左手习惯性的挠了挠头。这一挠头不要紧,本来左手是抓住浴巾围起来的地方,一松手,浴巾又掉了。我赶紧蹲下来拾浴巾,一猫腰,头又撞在了佳鹤的胸上,好软啊。

  「色坯子。」佳鹤稍微让了一下,走到屋里来。

  「我去洗一下,你先坐。」我不敢看她,系上了浴巾,头也没敢回,径直跑到了洗手间。

  精液已经涂的阴毛上都是黏黏的了,我接了点水(现在不是供水时间段,十月的水可够凉的,直接冲兄弟可受不了)擦洗起了肉棒和阴毛。这么一握,又回想起了刚才佳鹤柔弱无骨的小手,肉棒又硬了。想到了她还在屋里,我却有点不敢回去,自己撸动了起来,撸着撸着,想到李静,心里一暗,也没了兴致。擦干了身体,围上浴巾,回到了屋里,却发现佳鹤已经不在了,我的内裤整齐的叠着放在了我的床头。穿上衣服,使劲甩了甩头,这一上午就没正常过,总算回复点了。理一下思路,总觉得应该谢谢一下楚佳鹤,毕竟昨天和今天她都帮了我不少忙。给自己做完思想工作,我走出去来到了她的房间门口。

  「嗯……」抬手刚要敲门,里面若有若无的传来一声闷哼。我以为我听错了,又耳朵紧贴到门上,「嗯……嗯……」没听错,我虽然当时是处男,但是不代表我没看过黄书A片。我立刻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想离开,脚却移不动了,准确的话,我压根就没想到离开。「嗯……嗯……不要……」断断续续的娇弱的呻吟就像鼓槌一样敲打在我的心脏上,热血上涌,我再一次可耻的硬了。

  这时候,远处楼门口传来说笑声,我一激灵,却撞到了门上。里面的声音也戛然而止。我心里咯噔一下,听到远处的说话声越发及进,赶紧直起了腰,做出一副敲门的姿势,可却怎么也敲不下去。

  半晌无言,里面传来了一声「郑鸿鹏?」是试探的语气。

  「嗯,是我。」我声音诺诺的和做了贼一样,可又转念一想,她并不知道我在外面偷听,掩耳盗铃一般又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大声的说:「嗯,是我,佳鹤姐。」

  隔了一小会,门枝丫开了,佳鹤让我进来,她又伸出头去左右瞅了瞅,把门关上了。

  我进了左右撇了一眼,散乱了被子里露出了一小截黑色的丝带,还带着扣。

  胸罩,我瞬间脑子里蹦出了这样两个字,又联想到在我刚射精过的床上佳鹤在自慰,刚软一点的肉棒不争气的又硬了。

  「喏,坐吧。」转眼佳鹤走了回头,两脚并拢坐在了床上,指着这个屋子里唯一的一个椅子对我说,「乖弟弟,什么事?」听到这一声娇柔的乖弟弟,我再一次不知所措,赶紧坐下掩饰自己下体和内心的尴尬,「那个,我来是想谢谢你的。」

  「你刚叫了我一声佳鹤姐,你自然就是我的乖弟弟啦。你以后就叫我佳鹤姐吧。」佳鹤马上看穿了我的心事,帮我解了围。

  「嗯,好,佳鹤姐。昨天让你见笑了,也给你添了很多麻烦,感谢你这一天来的帮忙和照顾。」佳鹤帮我解了围,我也健谈了起来。

  「没事啦,谁让咱弟弟这么蠢呢,年纪轻轻的学人谈恋爱,谈就谈了,还谈不好。」看到我心里放松了,佳鹤也笑着调侃我。但是她这么一说,我反而低沉了,「是呀,我谈不好恋爱,可是,可是我也不知道我哪里错了,反正就是我不够好吧。」

  看到我情绪又消沉了下去,佳鹤也觉得揭了我的伤疤,不再调侃我了,也很认真的直视我,「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看着佳鹤认真的样子,我升不起半点拒绝的念头,于是把怎么遇见的,怎么相处的,怎么在一起的,又怎么分开的,重述了一遍。

  「你真的思考过你哪里做错了么?」听完我的陈述,佳鹤再一次直视着我的眼睛。

  「嗯,思考过,可是我想不通。」我的眼神也同时告诉佳鹤,我没有说谎。

  「首先,你能这么去想,证明你是个不错的男人。」佳鹤看着我的目光中,也向我传达了一种肯定的神情,我不由心里一动,「过程中,你做的也没什么错误。但是,如果让姐姐来判断,你缺了那么一点点勇气。」「勇气?」我不解的问她。

  「是的,勇气。不是说你不敢为她做什么,而是因为她当时作为一个女生先挑明了关系,所以一直有一种自卑的心态,而你们真正确定关系的时间又不长,你们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稳定这份感情。所以,你当时缺了一点点勇气。」佳鹤耐心的和你解释着。

  「哦,你说的有道理。确实是我不好。」我似懂非懂,但是一段不想失去的感情破裂之后,总喜欢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去后悔本就是人之常情。

  「傻样,她既然知道你缺了一点勇气她先鼓起了勇气,那她就应该对你有足够的信心,所以她也有错。」

  「不,如你所说,既然她先鼓起了勇气,就不能再继续要求她无条件的有足够的信心,换句话说,我没培养起她足够的信心,还是我错了。」也许是大男子主义作祟,我总是觉得女人是娇弱的更应该被呵护。

  「你真是这么想的么?」佳鹤目光里炯炯有神的盯着我问。

  「是的!」我坚定的点点头。

  「呵。」佳鹤突然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思索了一会,睁开眼好像做了一个什么决定一样,站起来坐到了我的腿上。我又瞬间被电击了,这时佳鹤抓起我的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胸上,她抓住我的手的时候我好像丧失了力气,任由她挪动,但是接触到了她的乳房,我就不由自主的狠狠的捏了下去,没有带胸罩,好软好大……

  「嗯……你觉得姐姐怎么样?」伴着我对佳鹤乳房的揉捏,她哼了一声问我。

  「佳鹤姐,佳鹤姐是个好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我的所有的思维都集中在了她挺拔的乳房上。

  「嗯……呵……傻瓜,这是什么评价?」佳鹤姐闭起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屁股也不安的扭动着,语气里带了一丝嗔怪,「你喜欢姐姐么?」佳鹤的问题让我一顿,手上也停止了动作。我看着她,脑海里浮现出李静的样子,渐渐的两张脸融合在了一起,接着,李静的轮廓逐渐的消失;接着,内心狠狠的一颤,就和毕业醉酒和李静确立关系那时候的感觉一样。「佳鹤姐,我……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我停止揉捏的时候,佳鹤就已经睁开了眼睛,她目光深邃的看着我的眼睛,渐渐眼睛上像蒙了一层水雾,「那你会爱上姐姐么?」看着她的眼睛,心底里一个念头涌上来,不能随口一说,否则无地自容。我低下了头,「我,我想会吧。」

  佳鹤这时从我腿上站了起来,重新回到了床边坐下,「那你打算用什么爱我呢?」

  听她这么一问,我不由的一愣,是呀,我用什么爱她呢?用心,我自己都不信,现在一个影子也才刚刚淡去,而且,抬起头看到佳鹤玩味的笑容,在她的面前,我仿佛一个被剥光的小童,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想不到么?来这边坐,姐姐告诉你。」佳鹤看我半晌答不上来,用手指了指她旁边的床沿。我讷讷的站起来走了过去,她拉住我胳膊坐在了她的床边,附过身体,挺拔的乳房压在我的上臂,对着我的耳垂吐气如兰,「那就用你的身体好好爱姐姐。」

  她这一说,我一股热血心脑同时翻腾,刹那间感觉思路一片通明。蓦的一转身,抱着佳鹤把她压在床上,两脚撑地,一吻狠狠的印上了她的红唇。无师自通般的舌尖撬开她的贝齿,舌头在她的檀香里左冲右撞。「嗯……嗯……」佳鹤的嘴巴彻底被我封住,发出一阵阵鼻音,下身不安的扭动着,一只手附在我的背上,另一只上按在我的后脑上,却是狠狠的往她脸上压着。我再也忍受不住,一条腿换了下位置,放在了她两腿之间,一只手撑在床上,另外一只摸摸索索的解开她牛仔裤上的纽扣,拉开拉链就摸了进去,她没有穿内裤,阴毛已经全湿了,再不迟疑,我摸到了桃源地,中指勾起来塞了进去,一股温热的感觉从我的指尖一直传到了肉棒。

  「嗯……啊……好弟弟,」我这么一抠,佳鹤头往侧面一偏,躲开了我的嘴巴,大口的喘着气,附在我后背上的手已经来到了我的小腹上,解开了我的腰带。

  我解放出我的双手,抱着她站起来,和她迷乱中互相脱掉彼此的衣服,双双扑在了床上。我跪在佳鹤两腿之间,一只手大力的揉搓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扶着要爆了一般的肉棒,追逐着那边禁地。「啊……嗯……啊……」伴随着我无节奏的揉捏,佳鹤也无节奏的呻吟着,双眼紧闭,双眉紧锁,牙齿咬着下唇,表情十分难受又十分享受。可是不管怎么追逐,肉棒却始终找不到那片禁地。

  「好……弟弟,让……我来。」佳鹤也彻底的忍不住了,抓住了我的胳膊,眼睛里的神情告诉我让我躺下。我按照她的意思,她反身骑了上来,蹲在我的身上,一只手撑在我的肚子上,一直手扶着我的肉棒,「啊……」佳鹤先是轻轻的一叫,我的龟头传来一阵温热,「啊……」我和她又同时一叫,佳鹤是重重的一叫,而我,软软的触觉从四面八方包围住我的肉棒,说不出的舒服,也不由的叫了一声。

  「啊……啊……嗯……啊……」佳鹤现在两只手同时撑在我的肚子上,起伏的动了起来。伴随着起伏,佳鹤时而前探时而后仰,一头秀发彻底的披散开来。

  我双手也狠狠的揉捏在她的乳房上。「好……舒服……捏……捏……爆她」伴随着我的大力揉捏,佳鹤蹲起的越来越快,一只手离开我的肚子,压在我捏在她乳房上的手,死死的摁着一起揉捏。随着佳鹤的蹲起,突然感觉她的小穴从四周向我的肉棒挤压,伴随着她又一次蹲起又坐下,我再也把持不住,肉棒传来一阵脉动,不管我怎么咬牙都忍耐不住。伴随着深插在她小穴里的肉棒的挑逗,佳鹤两只手都压在我的手上,死死的攥着我的手,头使劲的后仰,「啊啊啊啊……」佳鹤这声呻吟不大,却悠长中夹杂着顿挫。伴着这声呻吟,她的身体一抖一抖,小穴也一握一握的箍着我的肉棒。就这样大概有20秒钟左右,佳鹤重重的趴在了我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的肉棒也逐渐变软从她的小穴中滑出,一股暖流顺着卵囊留下,我也顾不上看这些。一手抚摸着佳鹤光滑的脊背,一边喃喃的说:「好姐姐,我真的好舒服,但是看书说,我是不是时间有点短?」

  佳鹤趴着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无力的抬起手,手指软趴趴的搭载我的下巴上,应该是想捂我的嘴,却再也没有抬上来的力气,有气无力的告诉我,「没有,姐姐也好舒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