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刽子手的女人
刽子手的女人
 「死鬼,你到底要搞多久?」小乙嫂低声骂着。

    小乙彷彿没有听见,他坐在摆在妻子面前的大板凳上,右手拿着一把竹子削的牛耳刀,左手伸在妻子的裆下抠弄,眼睛地勾勾地盯着小乙嫂的乳房出神。

    这是小乙家的柴房,也是他进行研究的地方,小乙嫂便是他的模拟试验对象。
    燕小乙作省衙的刽子手已经是第五代了,自从干上了这个行业起,燕家就是全省最敬业的刀手,小乙也像他的祖辈一样努力。

    柴房的墙上钉满了铁链铁环,钉子上挂满了一盘一盘的麻绳。

    屋子正中立着两根半尺粗的木柱子,此时小乙嫂的手脚正绑在那两根木柱上,头发也被拴在房樑上,整个人被拉成一个巨大的「火」字,虽然不住地扭动,却一点儿也无法摆脱困境。

    小乙嫂是个漂亮的女人,自从十四岁嫁给小乙,到现在虽已整整十二年,也生了两儿一女,但仍然保持着花季少女一样的肌肤和处子一般的身段儿,她的身上什么都没有穿,精赤着雪白的身子,两颗奶子挺挺实实,仅略略下垂,随着身体的挣扎摆着,一丛漆黑的阴毛从小腹下的小丘上一直延伸进分开的两腿中间。
    凭她这样的美貌,这样的赤裸、这样不堪的姿势和这样的扭动,没有几个男人看了会不动邪念,但偏偏燕小乙就能坐在一边看着,却毫无反应。

    燕小乙不是没有反应,其实他不光在反应,而且反应还十分强烈,时时燃烧着他的心,他的下半身早就硬得像铁棒一样,只不过在他的脸上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因为他正在细心地研究着,研究着究竟应该怎样落刀,又能让那女人疼痛地尖叫,又能不让她出太多的血,还能让台下的男人们大饱眼福,大叫过瘾。

    小乙嫂已经不是第一次像这样绑在这里让丈夫研究了,最初的一次是他刚刚当上刽子手的时候,那一次把她吓坏了,不过现在早已习以为常。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作为女人,支持丈夫的事业是天经地义的事,这一点小乙嫂非常清楚。

    她还知道,不能亲手执行一次凌迟刑是丈夫操刀十年来的一块心病,因此丈夫一有时间,就会把自己脱光了绑在这里,然后他坐在长凳上长时间的研究。

    他会抚摸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细心地问自己的感觉。

    尽管丈夫这样的作法也许看上去很不雅观,但那却是他的职业,而且是正经八百的职业,所以她慢慢地习惯了,接受了,甚至还有些喜欢,因为每当这样的研究的最后,都是一阵近乎疯狂的抽插,那可是十分投入的抽插,决不是每个为人之妻的女人都有机会享受的。

    这一次丈夫研究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小乙嫂估计他应该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所以她用轻声的,带着些难为情的慎怪去唤醒他。

    「哦!」小乙彷彿真的被唤醒了一样地应了一声,然后从长凳上站起来,把手中的竹刀扔在一边的小桌上,脱下自己的衣服,把妻子胸贴胸地搂在自己的怀中,下面的肉杵很顺畅地便滑进了小乙嫂那早已流得像泉眼一样的洞穴中。

    小乙的双手紧紧地搂着妻子光裸的后背,滚烫的阳具彷彿是在对付自己的敌人一样恶狠狠地在妻子的下身顶着,把小乙嫂插得像受刑一样「嗷嗷」地叫着。
    听着那叫声,燕小乙干得越发起劲儿,嘴里也开始恶狠狠地骂起来:「我叫你风光!我叫你风光!你以为你是谁?!叫你风光!现在怎么样?还不是挨老子肏?!」

    小乙嫂听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她没有发作,依然尽情享受着丈夫带给自己的快感。

    她知道那女人是谁,虽然她没有见过她,但她相信她真的很美,因为她相信自己的丈夫是一个见过无数美女的男人,能在他的心里佔有一席之地的女人,恐怕这个城里没有哪一个男人会不动心。

    那个女人就是刘家大少奶,被称为全省第一美人儿的刘大少奶,也是在这省城之中,唯一一个美貌堪与自己媲美的女人。

 燕小乙心里想的果然是刘家少奶。

    刘家少奶比自己的妻子小得多,只有二十岁出头儿,是刘大少爷从法国带回来的,据说还没有生过孩子。

    小乙见过她,城里很多男人都见过她,因为她从不在乎抛头露面,跟着刘大少在省城里开讲堂讲学,帮着分发讲稿和小册子,有时也亲自开讲。

    她不像小乙嫂那样是个非常古典的美人儿,而是带着一股小乙说不出来的新鲜的味道。

    她有一张白净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鼻樑很直很高,嘴唇不薄不厚,她的个子高高的,穿着一条洋裙子,更显出挺凸的胸脯和细细的柳腰,她还穿了一双鞋跟高高的洋皮鞋,使她偶而露出一点的脚踝和脚面显得特别性感。
    大少奶每每言之滔滔,同她丈夫一样的有学问。

    小乙第一次看到,就被她的美艳吸引了,以致於自己老婆的「第一美人儿」称号被轻易夺了去,他也始终带着愿赌服输的心态。

    城里的男人们都爱去听刘大少讲学,不过大都是为了一睹大少奶的芳容,小乙也去过一次,后来不知怎么被老婆知道了,便不让去了。

    小乙不是不想去看刘大少奶,不过他可不敢得罪自己的老婆,因为老婆也曾是个大家闺秀,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钱,还念过几天书,而且丈人家又破落了,这样美貌的女人是决不会躺在自己的被窝儿里的。

    小乙知道,刘大少奶虽美,却是人家的老婆,刘家是省城的巨富,比自己有钱有势力的人多了去了,都不敢有非份之想,再怎么也轮不上自己去觊觎人家的老婆,所以犯不上为了一个根本得不到的而丢掉已经到手的。

    虽然如此,在心里,小乙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刘大少奶的幻想,恐怕这城里除了刘大少之外,就没有哪个男人不把大少奶作为自己的梦中情人了。

    她完全有理由在心里宽恕自己的丈夫,因为他虽然心里想着的是刘大少奶,鸡巴却是实实在在地插在自己的身体里,他虽然每天用竹刀在自己的要害部位比比划划,但真正的尖刀却会插在刘大少奶的裆里。

小乙嫂可不是世俗的女人,虽然丈夫干自己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大少奶,但小乙嫂并不真的那么在乎自己的这个对手,至少她知道,她并不需要嫉妒一个要死的女人。

   【完】